一线 | 戛纳《此房是我造》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影视

2018-05-17 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 编辑:新闻在线
一线 | 戛纳《此房是我造》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 戛纳《此房是我造》评分:★★★★★

拉斯·冯·提尔每出一部新片,都会引发又一轮世纪大讨论:他到底是变态还是天才?

可是变态为什么不能同时是天才呢?一个天才变态就不值得爱吗?

这个天生爱出言不逊的狂傲丹麦人,七年前因言论风波被戛纳逐出门外,被打上“不受欢迎的人“标签。七年间,他转战柏林电影节,一部《女性瘾者》亦是不惊人不罢休。今年,在比约克的实名指控余波中,他顶着“MeToo”运动的千层压力重回戛纳怀抱。虽然矮了一身,没进主竞赛,但这部非竞赛展映片《此房是我造》简直是一声划破天空的尖啸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我不是大师谁是大师?

一线 | 戛纳《此房是我造》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

电影《此房是我造》海报

将《此房是我造》挪进非竞赛展映,并不是一种降级处理。毕竟单论实力,恐怕主竞赛随便拉个八部片不够打这一部。恰恰是戛纳选片委员会爱才心切,怎么也不舍得放走拉斯·冯·提尔的新片,硬塞也要塞进今年的阵容。毕竟同样位列非竞赛展映的电影,要么是法国全明星阵容《大浴场》,要么是迪士尼的暑期吸金大杀器星战外传《游侠索罗》,以及特瑞·吉列姆十几年磨一剑的代表作《杀死堂吉诃德的人》,和哪部并肩,都没委屈狂人。再者,只要不是主竞赛影片,就没有新闻发布会,冯大嘴便没地儿大放阙词……戛纳为了保护天才,甚至是保护天才不受来自自己的伤害,可谓操碎了心。

一线 | 戛纳《此房是我造》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

导演拉斯·冯·提尔

说拉斯·冯·提尔入地狱并不是一种修辞,《此房是我造》的主角最终真的走向了地狱。《斗鱼》之后史上最快过气男星马特·迪龙担纲本片主角,在拉斯·冯·提尔手中摇身一变,成为变态连环杀手杰克。影片开的头,衣冠楚楚的杰克开着自己的红色厢式小货车被乌玛·瑟曼饰演的女人拦下,后者的车出了问题,希望杰克能帮她走出困境。但搭车的过程中,乌玛·瑟曼一直喋喋不休地设想杰克如果是个连环杀手会对她如何如何——拉斯·冯·提尔并没有让观众等太久,没几个回合杰克就拿起工具一下把乌玛·瑟曼的头砸了个窟窿。——然而,这只是“事件一”。和《女性瘾者》的叙事一脉相承,《此房是我造》中杰克也和一位老者以对话的形式,讲述自己充满杀戮的一生。此后的事件二到事件五,分别讲述了杰克一时兴起压死路人,扮作保险推销员杀死独居老寡妇并和巡警我选,将自己情人的胸部割下扔到警车上,约会单亲妈妈将其和两个孩子带到野外当作猎物射杀的具体过程,事件跨度长达十二年。但如果杀人只是爆头割喉开膛,那未免也太小看拉斯·冯·提尔了。杰克不仅是一个连环杀手,还是一个强迫症、洁癖患者,更是一个梦想成为建筑师的工程师,从本质上,他是一个艺术家。杀人技对他而言,是创作和创造的磨砺之法,为的是与历史上那些伟大头脑对话,用最少的材料,以入世之人(Mr. Sophistication)的身份达到最高艺术。作为业余建筑师,他一次次将自己所见的模型、搭建的胚房推倒重来;作为杀手,他一次又一次实行完美的、激情的、信手拈来的、计划周密的杀戮。每次杀人之后,他都会拍照六年,以胶片的形式记录现场,最后把尸体收藏在自己的冷冻库里,这才算一次杀人的完成。有一次因为拍得不满意,他不惜把冻僵的尸体重新搬回现场进行二次布局、拍摄,路上还一时兴起由杀了个人,于是在凶杀现场有两具尸体供他摆拍创作。对于自己越来越自信的杰克,决定尝试用全金属外壳子弹,连爆四个男人的头颅,但这时,一位神秘的老者从冷冻库中现身,为了表彰他的累累杀人记,亲身带他游览地狱。

一线 | 戛纳《此房是我造》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

《此房是我造》电影剧照

拉斯·冯·提尔的电影,从来都以尺度惊人而闻名。虽然不似《反基督者》或《女性瘾者》,本片鲜有情色场面,只有一幕割乳房的场景稍有露点;但血腥暴力镜头却是毫不含糊。如果单纯是爆头、开膛破肚,根本不能体现拉斯·冯·提尔对于将作品和观众都逼至极限的旨趣和能力。他让杰克向对待猎物一样,一枪把小男孩爆头,直接逼走了大批心中道德之剑高悬的观众。但视觉暴力不过是初级,真正赋予本片彻骨惊悚气质的,还数马特·狄龙在他手中磨砺出来变态杀手。和老者的对话层层剥开他身上的秘密,绝不同于精神分析或者《心灵猎人》中调查式博弈,马特·狄龙是完全敞开的——毕竟他面对的,是不知是幽灵还是魔鬼的地狱领路人。形式上讲求高度凝练、又心怀恶趣味的拉斯·冯·提尔干脆让马特·狄龙在每个章节处自己拿着标牌,满脸诡谲的笑容,一张张翻开,自我揭露。

但以上种种即使对于拍电影来讲,依然属于杀人技的范畴。拉斯·冯·提尔真正的屠龙术还是他庞大的世界观、广博的知识储备、精准而暴戾的统筹和执行。整部电影在他的手中,简直成为一部杰克连环杀人艺术性几何的视听论文:从《自由领导人民》到《梅杜萨之筏》,名画参考和构图信手拈来;从雅典卫城到希特勒到斯大林,政治指涉不过是理所应当的映射;漫画、涂鸦、相片、建筑剖面图,旁人引以为傲的最大噱头,不过是他形式万千中的一种……画幅变化根本不值得拿来说事儿,用演希特勒出名的布鲁诺·甘兹演魔鬼代言人不过是注脚一种。《此房是我造》,是值得一阵一阵截图作注的硬核博论。

一线 | 戛纳《此房是我造》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

《此房是我造》电影剧照

加斯帕·诺无不欣赏地对我说,《此房是我造》绝不仅仅是关于变态杀手的电影,这就是一部关于拉斯·冯·提尔本人的电影。但你从未见过有人这样暴风骤雨一般地掏心掏肺,也从未见过有人这样理直气壮地把自己供上神坛——不同于有些导演中年危机之后扭扭捏捏地自我致敬,拉斯·冯·提尔直接把自己从《破浪》以来每一部作品中极具辨识度和代表性的镜头混剪进了《此房是我造》。只有他敢,只有他能。而杰克把自己的杀人事业比作艺术,唯二用来反复深化点题的背景音乐,一段来自天才钢琴家格伦·古尔德的招牌巴赫,另一端则是“音乐变色龙”大卫·鲍伊的《Fame》。骄傲,就是拉斯·冯·提尔的自知之明。

自动播放

拉斯冯提尔电影修复实录短片

1
3